雨天

雨天

 

出火车站的时候,外面下着小雨。

我从包里掏出一把伞。这把伞只用了一年的时间,伞面是纯白色的,没有可爱的装饰,显得有些冷酷。

去年的那个时候,我将那把用了很久的伞封存了起来。

从那天起,我们再也没见面。

***

细雨中,在幼时经常玩耍的山坡上,我们同撑着一把绘着蓝天的伞。

她眼中溢满了泪水。

“我讨厌下着雨的天空!”

她说完,冲出伞遮蔽的小块空间,跑下山坡。

我叫不住、追不上她。

***

之后,我们之间便有了一层无形的隔阂。即使在网络上,也没能推心置腹地聊天。

后来,她来到了这个陌生的城市,在一个挺有名的绘画艺术区创作。而我,继续在另一个遥远的城市读书。

当内心的距离也变得遥远的时候,地理的距离就让人绝望了。

趁着这个短假来到这里,就是为了见她一面——哪怕是在她背后默默地看着她画画也好。

的确是想念她了。

翻开手机的短信记录,最后的一条是我发的“终于有个可以好好休息的短假啦~”。

没有收到她的回复,如同她一年来的冷淡。如果我说“我明天就到你那里哦~”的话,她一定不让我过来吧,很可能会刻意躲着我。

前几天,我和家里面说明行程的时候,家人都不同意我的计划。

“不是听说她在忙着画一幅大作吗?你还是不要去打扰她了。”

“不要紧的,我不会缠着她太长时间的。”

“也不光是时间的问题啊……”

不管怎样,我来到了这座城市。

雨稍稍下大了一些。我在陌生城市里辗转很久,在几个店家的指点下,来到了她所在的小楼。

听说我是来探访的故交,与她同住的朋友将我迎接进去。

“你是从外地来的吗?真不好意思,她不在呢。”

听到这句话的时候,我紧张起来。

“是出去了吗?”

“她今天早上留纸条说的,看起来是临时起意出去的。”

“那我在这里等等她吧。”

“她的纸条上写,要出去好几天呢。”

我一下子僵住了。为什么?是她预感到了什么,在躲着我吗?

“真的吗?”

“这么说确实挺奇怪的。她第一次留这样的纸条。而且,她几乎不会在雨天外出。”

“不会在雨天外出?”在我的印象中,她没有这样的避讳。

“嗯。她说,她讨厌雨天。”

“我讨厌下着雨的天空!”

忽然之间,觉得有些眩晕。“小雨”和“天天”是她和我小时候互相之间的称呼。长大之后,我们就不这么叫对方了。

“这样啊……”

一种前所未有的失落感袭来。

记忆中和眼前的一切都模糊、摇晃起来。

她已经讨厌我了吗?

我已经不再能够理解她了吗?

我们已经不能找回从前的亲密无间了吗?

雨,请让我稍稍接近一些吧……

 

 

我坐在旧沙发上,放下背包。

无力感充满了身体。

现在已经是接近午饭的时刻了,我却没有任何食欲。

“你来之前没有联系她吗?”她的朋友问着,端来一杯饮料。

我摇摇头,简要说明了我和她的关系,从玩伴、挚友,到远方的熟人。

“这么说来,我也听她说起过一点关于你的事。真委屈你了,从外地赶来还见不到她。下次提前联系我比较好呢。”

“嗯!谢谢!”

与这样的人住在一起,她一定能画出很美的画吧。

“我给你看看她的画,这样应该不算白来一趟了。”

“太好了!”

她的画室并不大,稍有些凌乱。我不太懂欣赏画作,不过,看着四周的旧作,清新感扑面而来。

就是她以前的那种感觉。在那个山坡上,她的画如同现在这般。

“这幅就是她正画到一半的画,她投入这幅画的精力比以前的都要多,看来是大作呢。”

我顺着指示的方向看去。画的中心部分已经画完,那是,一件承载着悲伤的旧物。

伞。

与我原来的那把一样,绘着蓝天的伞。

只不过,画面上的伞很旧。伞支在地上,面上还积了一层薄灰。

***

细雨中,在幼时经常玩耍的山坡上,我们同撑着一把绘着蓝天的伞。

那是象征着我的伞,是我们最喜欢的伞。

三年前我离开了故乡,去了一个遥远的城市读书。每次假期结束要返校的时候,我们都会在这个山坡上分别。

这个假期快结束了,有件事不得不说了。我撑着伞,用认真的眼神面对她。

“我……决定留在那边的学校进修。”

“嗯,我猜到了……”

“所以……”

“我……可以理解……”

“要相信我们不会远离的,我们可是在一起这么久了哦!”

“嗯……”

“稍微开心一点,好吗?”

“嗯……等到我们的内心变得像两个城市那么遥远的时候,也就不再会伤心了吧……”

她眼中溢满了泪水。

“我讨厌下着雨的天空!”

她说完,冲出伞遮蔽的小块空间,跑下山坡。

她的话语刺穿了我的心。

***

看到这幅未完成的画时,那种被刺穿的感觉又出现了。

“我讨厌下着雨的天空!”

为什么!

为什么她要画这个!

我盯着画面,身体微微颤抖着。

泪水快要渗出来的时候,朋友的话将我拉回到需要面对的现实:“对了,她的纸条上说她是找画这幅画的灵感去了。”

灵感——回故乡吗?回到那个山坡上吗?

“可以借用一下这里的网络吗?”

“没问题的呢。”

如果真的是临时决定回故乡一次的话,依时间和票务来看,应该是坐快速列车回去的。只要在网上查一下,就可以知道今天回故乡的快速列车时刻。

早上就出去的话,一定是这趟——快发车了!

“今天真心谢谢你了!”

由衷感谢之后,我叫住一辆出租车。

“加油哦!”

出租车载着我飞奔到了来时的车站。买了张能进候车厅的票后,我冲了进去。我要找到那次车的进站口。

即使不能和她好好说上几句话,只是望见她一眼也会安心许多。

雨,请不要再画伤心的画了好吗?

请不要越行越远好吗?

“前往××站的×××次快速列车现在停止检票……”

车站的广播还是一成不变的冰冷。

还没找到方向的我,被这句冰刃一般的话深深划开。

“雨,为什么要讨厌下着雨的天空啊!”

我忍不住那般痛楚,喊叫出来……

 

 

声音消失时,周围安静了许多。发觉很多人在看着我。

我意识到自己失态了。

只好转过身去,挪向出口。

想走得快些,可是脚步很沉。

雨还在下着。我躲在出口的雨棚下,离雨幕仅有两步远。

和那天的雨很像。

“我讨厌下着雨的天空!”

我看着她远去,无力追赶。

现在,我手中的伞已经不是象征着我的那把伞。

这样下去,我也会变得讨厌雨了。

雨,我不想要这样。

请回来,好吗?

手机忽然响起,打断了我将要失控的情绪。

在一点点期待之后,打来的并不是她,是那位朋友。

“怎么样?”

“不管怎样,谢谢你了。”

“我也给她打了电话,估计是候车厅太吵了,她没听到铃声吧。以后还有机会的,有勇气就好了呢。”

朋友的话语,暖暖的。

复杂的情绪下,脸颊上有了泪水的触感。

挂断电话之后,发觉有一条新短信。在刚才的慌乱之中,有短信没被注意到吧。

看到发信人的时候,不禁紧张了。

是她的短信。

“我要到那边去了哦!”

那边——是哪?

“哪里?为什么?”——我还没打完这句话的时候,有谁从身后抱住了我。

并不是心存恶意的人。

那种柔和的触感,唤醒了记忆中的某处。

她。

“我是要到,你那边去啊。”

尽管夹杂着激动的哽咽,那仍然是我早已习惯的音色。

“傻瓜,在车站,大喊大叫的。”

我没有转过头。她的脸颊一定也和我的一样淌着泪水吧。

“我,怎么会,讨厌下雨的天空呢?”

她放开我,绕到我的前方,撑开一把伞。伞下,映着泪痕的笑容格外迷人。

那把伞,绘着蓝天。

我一把抱住她,不愿松开。

“雨,我太喜欢你了……”

***

小天,这一年来真的很对不起。

听到你说还要在那边读书的时候,我真是太伤心了。过了好久好久,我才冷静下来。

地理的距离再遥远,也没法分开内心相连的两人呢。

可是,冷静下来之后,我却不知道应该怎么面对你了。

终于,听说你有一个短假的时候,我想了一个晚上,决定去那个遥远的城市探望你。

真是可笑的默契啊。

那张没有用掉的快速列车票,我已经珍藏好了,算是纪念这次小小的事故吧。

最后……我喜欢下着雨的天空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