雨天 · 没有雨的季节里

雨天

那把用了很久的伞已经坏掉了。它已经到了寿命的极限。尽管没有过度的疲劳,岁月的折磨也已经让它不堪重负。

现在我用的伞原本是纯白色的。后来,她在伞的内侧画上了蓝天的图案。

这是属于我和她的伞。

***

在这个炎热而干涸的季节里,我将这把伞好好珍藏在书桌抽屉里。

旁边相框里的是她去年的画。那是我坐在故乡的树下,她在稍远的地方画下的。

上方的书架上,有一些她喜欢的绘本,我也早已读过好几遍。

还有几本用尽的素描本。里面有各式各样她随手画的玩意,有些是素描,有些讲故事的漫画,还有异想天开的幻想画。小时候的她,总是在包里放着素描本和铅笔;要是画出了有意思的画,还会悄悄拿给我看;如果她在我旁边画画,我也会偷偷看着她认真的样子。

什么时候,我还能够看到她认真画画的样子呢?

***

留在我身边的,还有她用过的一些画具。

这些暂时不用的画具被装在一个收纳箱里,放在我的床下。那是她的魔盒。

有时,我会把收纳箱搬出来。揭开盖子,仿佛进入到一个不一样的世界中。

她曾经在房间里架上画架,在调色板上调出多样的色彩。

夕阳将房间染成金色。

刚完成和未完成的画作摆在房间四周。

现在,收纳箱承载了房间的记忆;关于她的点滴,从这个魔盒里满溢出来。

什么时候,我才能再次沉浸在她的魔法世界里呢?

***

她已经搬去了相邻的一座大城市。

也许,她在大城市里更容易遇到画的买家,志同道合的伙伴,和赏识她的人。

会遇到我不认识的人、编织我不知道的故事吧。

留在这里的,只是空壳,是她虚无缥缈的影子。

我已经下定决心,毕业后要到她那边去。

走近她略显凌乱的画室。

在一旁看着她画画。

让她填满我的梦境。

***

忽然,手机响起了熟悉而特别的旋律——电吉他模仿的雨滴触感,加上弦乐渲染的雨雾气氛。

“我明天回来~”