回到世界(一)

回到世界

“有bug啊!”

听到鸭鸭的一声惊呼,我抄起手边的旧报纸小跑到客厅里。向四处望了一圈,却什么也没发现。

“它刚刚钻到沙发底下了!”鸭鸭半藏在我身后,一只手指着沙发的一个角落,另一只手偷偷拉着我的裙边。她比较害怕小虫子。

走近她指向的位置。正当我觉得毫无办法的时候——

“又出来了!”

她叫起来的同时,我已经将报纸卷挥了过去,死死按在地上。

可是,我扑了个空。它受到了惊吓,在乱窜着。

“呀——”

* * *

“do do so so la la so ——”

受到惊吓的同时,早晨的铃声也响了起来。我猛地按掉铃声,坐起身来。四周依旧是平日卧室的光景。

梦到了小时候的事情。而且那明明就不是bug,只是蟑螂而已。

“哈——”这算是职业病了吧。

我呆坐在床上。早晨的卧室里,几束光透过窗帘的缝隙,在地板上画下光亮的线条。是个有阳光的日子啊。

鸭鸭她,最近怎么样了呢?

胡思乱想着的时候,铃声又响了起来。我逃出被窝,快速重复着工作日早晨的洗抹穿戴。

从冰箱里取出一盒蛋糕。锁好门。出发!

* * *

安全了。在迈入公司写字楼的瞬间,我将步子慢了下来。

手里依旧捧着的蛋糕让自己感觉到了饥饿。

“啊。”拆开蛋糕盒的时候,发现里面并没有叉子。没办法,只好一口咬了下去。

感觉到蛋糕上的奶油粘在了嘴唇上——好像还粘在了脸上——也有可能是错觉吧。

蛋糕吃掉一半的时候,我已经到达了自己的座位。刚刚坐定时,隐约听到了几个座位外的议论声。

“这个,要让璃姐修复一下了。”

糟糕,听到了什么不妙的东西。一大早就听到自己的别称,我一紧张,从剩余的蛋糕上咬下了一大口。

接着,小荫带着明亮的声线快步过来。

“璃姐——”

* * *

程序员的日常任务就是与bug的战斗。

这也是大家各显神通的时候。比如佑哥的神技“药圣的纲目”,可以根据前人的历史记录对症下药;还有依姐“夏洛克的放大镜”和佳哥“华生的手术刀”,二人合作无往不利。据说一些同事还有不为人知的秘技。

而我只会最普通的“粘虫贴大法”。

打开电脑,错落的英文字符映入眼帘。我闯进代码世界里。

这是人们努力构筑着的、五彩斑斓的幻想世界。

* * * 代码世界 * * *

今天需要解决的是一群零乱的小虫子。它们已经闻风而逃,躲在难以察觉的角落里。对付它们,最困难的工作是找到它们的藏身之处、抓住它们。

“一群胆小的家伙!”我的自言自语当然没有得到回应。

于是,我在它们经常出没的关键之处布上了粘虫贴。这种粘虫贴具有强大的粘性,只要一碰到,它们就难以挣脱,只能等待我将它们肢解。

接着我拿起扫把,将各处仔细清扫一遍。受到惊吓的虫子窜出来——当然,它们逃不过我的陷阱!

这便是最常见的套路“粘虫贴大法”。它也有个帅气的名字“除虫者”(debugger)。

我得意洋洋地看着被抓住的虫子们。

“噫——你笑得好阴险啊!”

发现小荫也来到了我旁边。我猛然意识到自己的笑容有些残虐。

调整了自己的嘴角,我指着脚下:“看这!”

粘虫贴上已经粘上了许多小虫子。它们挣扎着,然而那都是徒劳。已经逃不出我的掌心了!

“噫——”小荫很讨厌它们。

她手里拿着几张A4纸,上面画着虫子的图鉴。纸张上方印着英文标题“buglist”。她看几眼虫子又看几眼图鉴,还拿着红色的笔在图鉴上打着标注。

“快把它们清理掉啦!”小荫催促着。

我将粘住的虫子一只一只肢解。它们不应属于这个世界。

“还差一只。”小荫说着,将图鉴递给我。图鉴上有一行被加了星号。看样子只有它还藏匿着。

它的长相有些奇怪,和我在这里见过的虫子都不太像。不过,看起来就不像很难对付的那种。

“只剩它了吗?那它逃不了多久了!”

“璃姐真厉害!”小荫敬佩地说着,“那我去忙别的事情啦!”

然而,小荫再次回到这里的时候,事情并没有什么进展。

即使我铺满粘虫贴,虫子依然无迹可寻。

“原来,这是最终boss吗!”我意识到事情没有这么简单。

“哪有藏得这么好的最终boss啊!”

“不,这也是最终boss的一种。”而且,恰恰是最难对付的那种。

只要能与boss相遇,就有能战胜它的机会;若是它完美地躲藏着,那就真的束手无策了。

我并没有见过这样的boss。可是,想起之前佳哥讲述过的一段类似经历,我仿佛看到了他恼怒的样子。

“啊啊啊啊啊啊——”

就这么僵持着,过了下班的时间。

“还是明天再想办法吧。说不定佳哥或者依姐有好主意。”

疲劳积攒了一整天。只能暂时撤退了。

* * *

回到家,打开卧室的灯。

将随身的包挂在固定的位置上。

取下发带。

向后倒在床上。

灯光稍有些刺眼。我闭上眼。

想起了昨夜的梦。

“鸭鸭,最近还顺利吗?”

想要摸出手机的时候,发觉手机还躺在包里。

够不着包。身体抵抗着我从床上坐起。

就这样,被软软的床支撑着,自己的每根弦都松弛下来。

相比工作日里繁忙的白天,夜晚安静得多。

听得到自己有些粗重的呼吸声。听着有规律的声音,感觉到自己确确实实落在这个世界的一角。

“呼——”

这样想着的时候,思维也开始渐渐浑浊起来。

像是就要这样睡去……

“do mi so mi do ——”

包里的手机忽然响了起来。铃声与平常不同。我撑起自己的身体,从包里将手机取出。

“梨梨,最近工作还忙吗?”